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水九木

第二十三章 浮绥•壹

水九木 怜施 4695 2018-04-16 21:59:52

  第二十三章浮绥•壹

  “为什么叫浮绥啊?”吃完晚饭,心里想着没白纸烧的好吃。众人围在一楼餐桌,夏染开始查户口。

  五年没见,夏染看着十二个人有点发蒙。

  “浮动的安抚。”最小的孩子回答,夏染初次见那孩子时,那孩子还只有两岁,所以这俩人互相没印象,“我叫小鸾。”

  “小静。”另一个与小鸾一般大的孩子报着名字。

  得,可以了。夏染已经开始犯晕,再看那两个孩子,已分不清谁是小鸾谁是小静。

  刷着碗的,是一个与夏染小一岁的女孩,哦,个子比夏染高。

  “小颖是队长,小栎是……”夏染挠着头看向厨房。

  小栎没接话,夏染隐约记起来,然幽貌似是对着孩子做过什么……

  做了什么?呃……

  “小绒,抹布。”名叫小绒的孩子给了小栎一块抹布。

  “你们分工洗碗烧饭?”夏染见查户口不被人待见,连忙转换话题。

  “总会有两个人。”小静回答。人如其名,然幽的名字用在小静身上,头一次不怪异。

  “有地下?”夏染就坐在地板上,两个小沙发实在是挤,她敲敲地板就知道地下是空的。

  “呃……”小颖与小游对视一眼,这里他俩年龄最大,要不要告诉夏染……

  “有,然幽没让我们进去过。”小静回答。竟有着几分与然幽相似的口气。夏染越发觉得小静与其他的孩子不同,她直接叫了然幽的名字,而不是教练。

  “这栋别墅谁管?”夏染直接问了最核心的问题。

  小颖张嘴,没发声。

  小栎擦盘子的手顿住。

  小绒静悄悄地站在一边。

  小静站起身,上了三楼,夏染等着她,半会儿,小静拿着一串钥匙下来了。

  “现在,是你了。”她将钥匙递给夏染。夏染眼里好奇更深。

  十二个孩子里,似乎只有她能自由出入然幽的房间。就是夏染,那几个星期与然幽待在一起,也从没进过。

  浮绥•静。

  夏染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

  接过钥匙,才发现小静的手上有着淡淡的红痕。夏染微皱了皱眉。

  也就夏染这种视力不好的人这时才看清。

  这种故意露在外面却不特别明显的痕迹……

  夏染只想到了这种可能。

  毕竟篱落和哥不会打她那些看得见的地方。

  训诫,折辱,一线之差。

  待夏染一个个认过去,已是深夜。

  然幽按一种奇怪的方式,当然,夏染觉得就是她一时来劲儿,将孩子们分为两种,一种穿白色运动服,一种穿黑色运动服。

  队员名表如下:

  小衣 11 女(笙衣)

  小暮 11 男

  小惟 12 男

  小游 14 男

  以上穿白色运动服。

  小颖 14 女队长

  小栎 12 女

  小冀 9 男

  小奇 9 男

  小绒 9 女

  小珩 8 女

  小静 7 女

  小鸾 7 女

  以上穿黑色运动服。

  能想起来一点一以前为给十二个孩子取名,然幽夏染想破了脑壳,主要是夏染,最后差点儿没直接叫一二三四。

  还是然幽死磕出十二个名字。

  其实,看着这一堆孩子,要不是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夏染都要去报警说有人拐卖幼男幼女了。

  “得,睡觉吧。”夏染困的直打哈欠,你们精神都那么好的吗……成天跟着白纸作息规律,夏染现在沾着床就能睡着。

  孩子们散了,夏染留意到那串钥匙上,似是挂了一张照片,但仔细去看,却发现只有一个装照片的空壳。

  夏染慢吞吞地起身,上了三楼,进到然幽房间里。

  房间不大,床占了三分之二,就然幽那么小的身板,这床够躺三个她了。

  淡粉色的墙壁,粉色的转椅。

  夏染失笑,到底是在一起住了几个星期,俩人房间都差不多一样。

  只是然幽这间……夏染推开衣柜门。

  里面有一道暗门。

  按理说,夏染应该先打开瞅瞅里面是啥。嗯,是啊,那谁能告诉我那把钥匙开这扇门啊?

  夏染看着手里的钥匙串,又看看门。

  “砰。”夏染毫不挂念地关上了衣柜的滑门。反正它就在那儿,明天早上再看也不迟……

  这边夏染洗漱完就睡了,拿了那张照片的小静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小静旁边小绒实在看不下去她那么纠结。

  “要不……你现在放回去?”漆黑的屋里,小绒怯生生地提议道。

  虽说小静比她小两岁,可小静眼里偶尔流露出与教练一般的神情,让她惧怕。

  作为小栎被教练下药的唯一见证人,小绒太清楚了,那平淡无波的眼里包含的冷漠和令人颤抖的压力。

  小静又翻了个身,背对着小绒。

  两张床只隔了几步路,但小绒却觉得她与小静之间,隔了千山万水。

  另一边,小栎房里,床铺凌乱,充满着奇怪的药味。

  “忍忍,马上,马上就好。”小颖努力想安慰小栎,小栎死扣着床单的手逐渐无力,双眼逐渐涣散,小颖简直觉得自己的心被粉碎机绞成了泥。

  “还……还有,多……多少?”小栎嘴角抽搐着,身体不受控制地乱颤。

  小颖咬紧了嘴唇,闭上眼,将最后一根细细的针管打入小栎左肩。

  “啊啊啊!”小栎一口咬紧了自己的手臂,小颖迅速反应过来想把她的手臂拽出来,却为时已晚,小栎自己咬掉了自己一块儿肉,血溅在床单上,小栎却像没有痛觉一样又张口要咬。

  每一根血管都濒临奔溃,大脑神经已经被刺激得失去了控制身体的能力,小颖死命地阻止小栎自残,快了,快了,还有十秒,十秒!

  十!

  “啊啊!”小栎的指甲掐进小颖肉里,小颖下意识闭上眼睛,疼,疼的昏天黑地。

  九!

  “放!放!”小栎似是想让控制自己的手不掐着小颖,但直到小颖的手上被扣出三道血痕,小栎都没有成功。

  八!

  “放啊!啊!”早已分不清了,血水汗水泪水。小颖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一起疼吧!疼啊!一起啊!

  七!

  六!

  “颖!颖!”小栎自己手上的血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小颖几乎快被小栎扣地晕过去,小栎恨不得自己死!死了,小颖就不会流血,不会流泪。

  五!

  四!

  不知是什么支撑着小颖依旧坚持着,小栎的身体因为药物的影响无法昏迷,只能持续痛苦。每个星期,每个星期都要这样来!

  二!

  每个星期啊!

  一!

  小栎就像掐断了电源的机器人一样倒在床上。

  整个屋内都安静了。

  窗帘的影子一摆一摆,仍时间流逝。

  小颖呆坐在床上,手终被放开。

  每一次,都要缓好久,才能回过神来。

  小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直勾勾盯着墙上的钟。

  这个点,所有人都睡了吧。

  呵,在这完全隔音的屋子里,没人能知道,也没人能帮忙。

  绝望?小颖背对着窗,欣赏不到窗外的月亮。

  许久,小栎已经熟睡,就在小颖想起身去清理伤口的时候,房门突然开了。

  “你们每天晚上都这么吵的吗?”夏染眯着个眼睛推开门,小颖呆傻地望着她,铺面一股血味让夏染一下清醒。

  “这是咋了?打仗了?”夏染走进来。

  “咔哒。”门关上,夏染靠在门上,揉揉眼睛。

  小颖仍呆坐着,她,她为什么会听到?

  “快,快起来,去消毒擦上药。”夏染横抱起小栎,用小拇指划开门,“我把她抱上面去,你收拾这儿。”

  话在楼道里回响,夏染已离开了小颖的视线。

  小颖仍没反应过来,眨巴眨巴眼,房间里静的能听到心跳,未关的门和不见踪影的小栎提醒着小颖这不是幻觉。

  “呵……呵。”小颖失神地站起身,眼仍呆滞地望着门口夏染出去的方向。

  或许……真的,会不一样。

  月光清幽打在小颖身上,地板上映出她的身影。

  夏染将小栎抱到了然幽房间。

  不会错的。夏染拿出随身的一支药剂,给小栎灌下。底部的药渣子被夏染倒出一点涂在小栎伤口上。

  休能期前,她救白纸时顺带做了笔生意,那几支给那人的药就是现在小栎打的这种。

  只不过,这里缺了一样最为关键的东西……

  夏染垫了一层毯子在小栎身下,小心翼翼地揭开被汗水黏在身上的衣服,无论夏染怎么倒腾小栎,她也没有一丝要醒的迹象。

  约莫一刻钟,夏染收拾好小栎的伤口并轻柔地擦拭干净她的身体,长期运动的身体使肌肉格外的结实有型,夏染这种体能废就十分羡慕了。

  夏染有爆发力有攻击力,但因从小体弱多病外加小时候挨饿,吃了好些不卫生的东西,夏染的身体状况一向跟不上她需要承载的共振副作用力。

  “那个……”小颖推开了门,心里忐忑不安。她从没进过教练的房间。

  “然幽让给打的?打多久了?每次都这样?”夏染一连串的问题下来,要真是每次打都这样,基本跟共振体质无缘了。

  “教练让打的,打了一年,每次都这样。”小颖回答,但眼神却只盯着床上的小栎。

  果然啊。夏染越发觉得自己在作孽。当初明蓝研究共振力,发明了一种可以让本一生都无缘共振力的人短时间内获得共振力。

  那支药剂,其实就是把共振者身上的共振力压榨出来,稀释之后打进人体内。

  那些本身就有些微弱的共振感觉的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大约十几二十分钟内,感受共振力。

  但本身就与地球的频率不和谐的人,例如小栎,就会使身体一度失控。

  似识星的生物为什么能强大到控制自己的星球?因为他们本身就相当于那颗星球的一个分离份子,每人的频率都是一样的。

  但人不一样,体型渺小但思维宽广熊大的人,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

  他们只在极少数的时候才会出现共振。

  夏染一共产出了十五箱那样的药物,以然幽对共振力一无所知的态度,大概就是拿到了这玩意儿想试试到底有什么用吧……

  夏染买药不看人,给的了报酬就好。

  “小静带回来的。”夏染听到二楼传来一声微弱的关门声,这儿的隔音材料对夏染起不了什么作用。

  “一共两支,据说是在某片工厂废墟里捡到的,教练把那两支解析成两百份,每周打三份。”

  夏染咂嘴,两百份?这孩子还煎熬成这样?

  楼道里有脚步声,小颖似是还未发觉,想张口继续说下去,夏染突然做了个嘘的手势。

  脚步声越来越近,夏染几乎能从地板上感觉到远处轻微的震动。

  小颖屏气凝神,努力想听到点什么,但只觉得四周空气似是凝固着一样的安静。

  “你先回去。”夏染对小颖说道。

  小颖犹豫了一下,“小栎……”

  “你还怕我吃了她?”夏染靠在椅背上懒散地笑了。

  小颖踌躇再三,终是打开房门出去了,临关门时还不放心地往里瞅了一眼小栎。

  凌晨三点。夏染无奈地看看表,她竟然没睡觉还在管一帮孩子?想白纸啊……

  那脚步声在小颖出去的一瞬间停住了,反应还挺快。夏染说不上称赞地想着。

  等再度听到二楼的关门声,那脚步才又开始行动。

  夏染闭目养神,听着那脚步渐渐靠近。

  终于,外头有人扶上了门把手。

  夏染只觉得越来越困眼皮越来越沉,啊你磨蹭个毛啊,赶紧进来完事儿不行吗……

  “咔哒。”门被打开,夏染强撑着眼皮,困意朦胧间,眼睛眯开一条缝,看清了来人。

  小静关上房门。

  “呃,啥事……”夏染困的不省人事,眼睛啪地又合上。

  小静被夏染颓废的样子惊到了,然幽是非得抱一个人才睡的着,这个是什么情况?熬不了夜?

  “呃……有事儿明天再说……”夏染一只手费力地撑起脑袋,眼里充满红血丝。

  小静将手里的照片放在夏染桌上,打算悄无声息地退出去,夏染却猛地睁开了眼,看着她。房间里只有一抹月光照在夏染身上,其它地方都黑得可怕。

  “她走了。”夏染眼里一片清明,没有半点刚才的半梦半醒。

  是的,从一开始然幽就没有真正离开这栋别墅。

  夏染就知道她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自己。

  “她走了。”小静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怅然。

  “拿走这个干嘛?”夏染十分随意地拿起照片来看。

  是一双手,肉嘟嘟的,婴儿似的手。

  小静垂在双腿两侧的手微颤了颤,夏染等着她犹豫。然幽想让她解决这两支药的问题,那她就给然幽找出另一个麻烦。

  “我猜一下。”夏染将椅子划过一点,凑近小静。

  “你不是照片上这个婴儿。”夏染满意地看到小静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慌。

  “但然幽以为你是。”夏染仔细端详着小静的眉眼,确实是有些像然幽,难怪然幽会错认。

  但她夏染不会。

  照片上这双手仅剩的气息吻合了不久前才消失的,笙衣的气息。

  “当初我说要然幽一个人作为一起劫货的报酬,但……”小静退后了一小步,不是说夏染记性不好吗?为什么她会记得?

  “哦,你不用惊讶,重要的事……都不是靠脑子记的。”夏染不再打量小静的脸。

  “你跟笙衣换了身份。但笙衣和然幽的关系?”小栎仍呼吸平稳地“睡”着,夏染回手一下拍在她伤口上。

  “起了,都醒了装什么?”小栎龇牙咧嘴地吱嗷一声坐起来。

  自己都没发现!小静清楚地知道了自己的能力在夏染之下。

  连小静自己都没发现,见到小栎时她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或许是从心底里不想然幽身边有那么多的人。

  “我想知道。”小静的神色无必认真,夏染真想记录下这双漂亮的眸给然幽看。

  “看你表现。”夏染将椅子往后一靠,“这个月,别惹幺蛾子。”

  “还有……”夏染微闭着眼,“从十二点开始,算好了我到现在少睡了几分钟。”

  小静迅速瞅了一眼时钟,脑子里换算了一下。

  227分钟。她想干嘛?

  “今天早上开始,一下一下还。”

  夏染闭着眼说话,一字一句传到小静耳里。

  “睡觉去。”

  “是。”

怜施

哼,我辣么可爱,收藏评论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