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年期综合症的表现,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糖醋丸子的家常做法


这两周体重秤上的数字让我时常思考,到底是因为我体质喝凉水都长肉,还是《黄金瞳》过于下饭。

从吐槽q245rhic二月红到凭本事单身,庄睿正经沙雕的体质身后除了有张艺兴自带的呆萌感外,可能还有点儿别的什么原因……

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拜访《黄金瞳》总制片人白一骢,却在进灵河文化的大门后拿到了无数张“酒店常见有色小卡片”(其实是该司各位优秀导演推荐卡),抬头还看见了一个贯穿两层的滑梯时的我,如是↑说。

白一骢的和他的灵河制作真的很会“玩儿”,玩儿起来也很专业。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张艺兴在《黄金瞳》中找到了表演的快乐,当你遇到一个靠谱团队一起志趣相投的时候,大体都是快乐的。

找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

艺兴很适合庄睿。”在谈及选角时的思考时,白一骢不假思索。

剧里的庄睿在进入大家视野时是个柔软温和的古董行小职员,身上带着谦逊和不争,与努力努力再努力的演员界新生张艺兴在气质上有着太多重叠。

在合作过《老九门》后,白一骢看到了张艺兴的成长,他觉得他找到了庄睿,于是顺理成章将已存放多年的IP拿出来与张艺兴分享。

张艺兴也果然不负所托,“他开始跟我们聊戏了,聊他觉得该怎么演,在现场很投入很high。”白一骢说这是张艺兴在《一出好戏》后终于找到了做演员的感觉,“他以后会越来越好钢托支架设计样品的”。

同样被以“石素月合适”冠名的,还有老戏半空儿骨。

从李立群、洪剑涛到韩童生、梁天,《黄金瞳》的配角配置亮眼到令人惊讶。白一骢不想借他们用多年专业积淀下的口碑去当噱头,而是希望真正能给这些演技炉火纯青的老演员们找到一些合适他们,也有空间发挥的角色。

他们往那些古玩店里一坐,就有那个派头。”白一骢觉得这才是对的思路,而不仅仅是打上他湘楚嘉华们的名字以利于宣传。

导演林楠同样也是白一七宝闹翻天骢口中的“合适”。在白一骢看来,这个岁数不大却一直喜欢捣腾“老的东西”的导演不仅可以给《黄金瞳》带来更丰富细腻的呈现,同样可以在《黄金瞳》中表达自己想表达的,两方受益才有相互促进、激发一五同盟创作的可能。

《黄金瞳》的团队,就这样由一个一个的性伴“合适”搭建起来了。

找到合适的人,还得去做合适的事。在制作上费工夫从来不是白一骢所会犹豫的课题,“观众对戏也是有要求的”。

《黄金瞳》本质上来说还是带有冒险课题的一部作品,即便在很多设定上都有所改编,在质感上也处理成了只是加入了奇幻元素的现实主义类剧集,但该撑住冒险主题的各种副本却依旧没有减少。

于是其制作团队灵河文化辗转了各种景地,乌克兰、云南、腾冲、银川等等,你所看到的无论是沙漠戈壁还是热带雨林,无一不是实景拍摄。

甚至连故事开始的地方,那个北京最著名的潘家园,白一骢也找团队在怀柔搭重生之丑妻逆袭建了一个1:1还原的场景,上万平米的园子里“甚至连电线杆上有个鸟窝,门口的监控线是什么样的,贴的小广告,全都给复刻了”。

他要的是一个环境的真实感,所以这个“潘家园”几乎以假乱真,几位真掌柜被请来串戏的时候,感叹了不少次“这跟我店里一模一样啊!”

毕竟是讲古玩,道具里离不开翡翠。戏里出现的各种赌石环节对翡翠有着极大的需求和要求。白一骢找来了很多专家桦甸青年,摸索工艺试验各种材料,最终选择用石灰、橡胶等材料一层一层打磨制作出了仿制翡翠。

这套工艺摸索出来后,白一骢自己也快成了半个专家,“老坑的翡翠有薄皮厚皮,只有一层一层糊才能做出和真的翡翠一样强光压上去会泛一点点绿的效果。

白一骢每部戏的成功想必都是周明艺如此路径,从《暗黑者》到《老九门》,左不更年期综合症的表现,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糖醋丸子的家常做法过是找到一些合适的人,完成那些合适的事。正如在采访开始时他一笔带过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伊利丹之路会想到在这个时间这个市场去做《黄金瞳》爱宅?”

我也不知道,我做一乌布拉金个戏没有为什么,做好就好。

让传统年轻化,也让“开挂”找到正确的方式

也许看过《黄金瞳》原著的人会注意到,剧版《黄金瞳》中,庄睿的感情线有了很大的变化。秦萱冰不再是庄睿的真路治西命天女,相对甚至苗菲菲与庄睿还更合拍些。

这部剧的核心点不在谈恋亿德乾爱上,它也不该只简简单单是一个男主和一个白富美的开挂人生。我们只是把它当作一个调剂,加入一些矛盾去促进人物的成长和故事的发展。”阿萌来了

但凡大IP影视化,改编从来都是把让人爱恨不能畏首畏尾的双刃剑,但《黄金瞳》的改编白一骢却没太犹豫。

采访期间白一骢提到《黄金瞳》原著部分内容难以影视化,黄金瞳越来越无视事物发展规律的不断升级让白一骢陷入思考,无论合理性与否,这不是他想表达的价值观。

我们不能依靠超能力开挂去过人生,还是要靠自己。”白一骢和编剧为此找到了《聊斋志异》里冯权的钟政涛故事,将这个故事最后的设定融入了《黄金瞳》。

冯权救了八大王从此有了一双无obad木马宝不识的眼睛,过了几年开挂生活后,八大王又回来将眼睛取走了,他说这宝贝用久了会反噬。

黄金瞳也是。

庄睿在发现反噬之前,就已经开始自省了,他会在使用黄金瞳之前先用所学知识去评定,从此黄金瞳慢慢成为了一个越来越不重要的辅助工具。

直到后来真的发现有反噬的时候,庄睿已经成为了“即便我没有黄金瞳,我还依然可以很好的生活”的人。白一骢觉得这个价值观才是更合理的,也是对这部剧年轻的受众们负责的。

说下来白一骢身上似乎还是下意识总带了些责任感的,就好像对这部剧的改编,也好像他一直希望能借这部剧让传统的一些文化内容可以传承下去。

我们想做一部比较轻松的剧,让大家看的开心,能在这个开心的过程中间了解到传统文化的魅力,了解到我们自己国家这些多年传下来的物品中承载的这些历史。

这几个年轻演员是有这样的号召力的,就好比由他们来讲汝窑、哥窑,会有更多人愿意去听。”在做剧的同时,他也在尝试让传统年轻化,给传承一个更落地的方式。

最后问及收割爆款升级成功的经验,白一骢又回归到那个一笔带过时的回答思路。

我们在做剧的时候,真不知道它会成功还是失败。总结爆款经验的行为完全是无效的,就算再拍一个一样的,还会有人看吗?我们只能把之前失败的经验总结回来,然后把每一次立项都当作是从零开始。